Skip navigation.
Home

官殺混雜

李青揚著《第二本必看的八字書 - 夏日寒風》

作         者   : 香港 李青揚  (即本人,小網 網主)

主  打 內 文 : 1. 如何批 同年同月同日同時 生的八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. 從八字看同性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. 用神的   層意義  (可先閱整篇 100% 內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4. 蘇民峰的寒熱命論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5.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夏日寒風)

售          價 :  HK$ 88

 

特 約 香 港   銷 售 地 點 www.鼎大公司.com

 

1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: http://www.tingtai.iyp.hk/

2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為一間 專門術數書店,術數書全港最齊除了拙作外,鼎大 亦有售大量其他名家的大作。

3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 香港每位術數愛好者 要必到的書店。

4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更棒的是,有 

5.   本人另有拙作, 《 Let's back to basic 》; 詳情請見 :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Let's back to basic)   。 

 

臺 灣 銷 售 地 點 :     www.源書店.com       

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強調多次,如你只對八字命理有興趣,而沒有初步及穩健的概念,請先移玉步到版面 命運術數為何物。」

時 日 月 年(男命)

壬 乙 庚 辛

午 丑 寅 酉

大運 : 5 己丑 15 戊子 25 丁亥 35 丙戌

李青揚:「這個字的結構非常差。」

路人甲:「差在哪裡?」

*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現時日元乙木通根月令寅,是身強。」

路人甲:「再加上時干壬水,就該是身強。」

李青揚:「對的,要同時考慮時干,而不單止是月支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這個八字是否算是官殺混雜?」

李青揚:「當然算,因為官殺是同時出了天干。」

路人甲:「究竟是官或殺的影響較強?」

李青揚:「就是此點,構成這八字差的理由之一。」

路人甲:「願聞其詳。」

李青揚:「日元合正官庚金,正官當然有極大影響力。」

路人甲:「岔開條問題來發問,在這情況下,乙庚有否可能合化金?」

李青揚:「當然不可能,因為日元乙木建碌於月令的寅,是無可能化金的。」

路人甲:「正官庚金是坐寅,七殺辛金坐酉,故此七殺比正官強,對嗎?」

李青揚:「對!此八字中,論力量,是身為七殺的年干辛,比起正官的月干庚金強。但無奈的是,日元是合着正官庚金。故此庚金和辛金是形成了一個有同等影響的局面。」

路人甲:「故此,這是一個很『純粹』的『官殺混雜』。」

李青揚:「所以命主,他本人是性格非常搖擺不定,沒有毅力,但很有雄心。」

路人甲:「有雄心?無毅力?其麼意思?」

李青揚:「有雄心代表有理想,無毅力代表乏步向理想的力量,故這已是一個性格上的大悲劇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這個八字還有甚麼缺點?」

李青揚:「整體的官殺力量強不強?」

路人甲:「既然庚辛齊透天干,又有年支酉作根,金的總體力量當然強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一個官殺強的八字應用甚麼對策?」

路人甲:「兩個方法,用印化官殺或是食神傷官來制官殺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但究竟是用甚麼原則來決定用印或食神傷官?」

路人甲:「要看整體八字結構而定。」

李青揚:「你認為這八字究竟應用水的印或火的食傷呢?」

路人甲:「我決定不到!」

李青揚:「請先解釋,為何不能用火?」

路人甲:「第一,火是沒有出天干,故其用不顯;第二,原局中的火是被藏在時支的午火中,而又有壬水蓋頭,火都自身難保,故此我不敢用火。」

李青揚:「為何不能用水?」

路人甲:「根據窮通寶鑑的乙木寅月篇,乙木生於寅月,是初春微寒,尤其有水出天干下,更會添寒,急要用火來驅寒,那能再用水呢?」

李青揚:「還有呢?」

路人甲:「書云:『身旺何勞印來生』,即然在原局,乙木日元已身強氣旺,再用水的印來生,並不恰當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這個八字,因為官殺氣強,故一定要用水印或食傷來應付官殺。」

路人甲:「但偏偏無論用水的印或大的食傷,都似是不恰當,究竟這八字該是用水或火?」

李青揚:「就是因為用水或火都不恰當,故此命主難有任何成就的。」

路人甲:「可悲...」

李青揚:「云云眾主,庸碌平凡的總是佔大多數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此人真的一生沒有鴻福可言?」

李青揚:「勉強有一個,就是在丙戌大運,但會快成快敗,甚至會死期到。」

路人甲:「丙戌大運?」

李青揚:「對!首先是大運天干的丙合去年干辛金,留回庚金,解決了原局官殺混雜的缺點。」
 
路人甲:「學術上,這叫做『去殺留官』令到格局變好!」

路人甲:「另外大運地支戌合了原局的月支寅和時支午,成了寅午戌的火局,火勢變得強和可用。」
 
李青揚:「合了寅午戌後,就不怕原先蓋着午火的壬水。」
 
路人甲:「既然你說得那麼好,為何你仍然不視丙戌大運為命主的好運呢?」
 
李青揚:「別忘記,原局年支是酉,日支是丑;只要逢地支是巳的流年,地支就成了巳酉丑的金局。」
 
路人甲:「大運成就了寅午戌火局,而流年又可成就巳酉丑的金局;豈非成了火金交戰的凶局?」
 
李青揚:「火金交戰當然凶;最主要是原局無了土。」
 
路人甲:「原局的日支丑不是土嗎?」

李青揚:「當巳酉丑一合而轉化後,丑就會化為金而不是土。」

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縱然是火金交戰,若局中有土,是可以用作火和金之間的通關,火生土,土生金,到最後,都有機會險中有救。」

路人甲:「但就因為此八字是沒有土了,故此火和金直接硬碰,沒有半點迴旋餘地,所以最凶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但不單如此簡單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請指教!」

李青揚:「這個八字之所以能用火來制金,全因月令寅木,源源不絕支持日元乙木。」

路人甲:「但在丙戌運時,月支寅木究竟是木或火呀?」

李青揚:「這就是最關鍵之處。」

路人甲:「請指教!」

李青揚:「在丙戌大運中,未逢到丙和丁為天干的流年時,寅和戌只不過是化出一道強大的火氣,寅仍是木不是火,戌仍是土不是火。」

路人甲:「你的意思是否指,在丙戌大運未到逢丙和丁為天干的流年前,因為火猛了能制金,而寅尚是木,能支持到日元乙木任火洩,故此在這階段能有成就呢?」

李青揚:「對!但到了逢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,就不再是這一回事,寅木都會化為火,再不會扶日元,整個局面從『食傷制殺』,轉為『剋洩交加』,為極大凶像。」

路人甲:「但為何問題要到逢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才會發生,既然大運天干是丙火,為何要等到逢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呢?」

李青揚:「問得好!大運天干的丙,是扮演『廷續性』的功能,而不是『轉化性』的功能。」

路人甲:「請解釋『轉化性』和『延續性』的分別。」

李青揚:「大運天干丙火不是『轉化性』,是指雖然大運天干是丙火,但不會令一踏進丙戌大運,寅午戌為就即全化為火 ;使寅由木轉為火,戌由土轉為火。」

路人甲:「『廷續性』呢?」

李青揚:「在丙戌大運中,逢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,寅午戌即全化為火,寅由木轉為火,戌亦由土轉為火;但縱然過了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後;寅及戌亦不會分別做回木及土,仍然會做火;因為丙戌大運的天干為火,會將寅及戌轉為火的效應,繼續延下去,所以我稱這為『延續性』。」

路人甲:「當流年天干為丙和丁後,寅木既會化為火不再幫日元乙木,則全局會轉為靠時干的壬水來支撐,對嗎?」

李青揚:「對!」

路人甲:「逢天干為丙和丁的流年後,流年天干一定會是戊和已土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」

路人甲:「既然大運天干的丙火是扮演着『延續性』的功能,則縱然過了逢丙和丁的流年,而去到天干為戊和己的流年,原局月令寅也繼續做回火,不會做回木,對嗎?」

李青揚:「對!」

路人甲:「那麼既然局面只不過轉為靠時干的壬水來苦苦支撐,流年逢戊和己,壬水即會受尅,因為土尅水,豈不是會很差?」

李青揚:「這就可套滴天髓所云:『何知其人凶,凶神輾轉攻』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即是說命主在丙戌大運,會有兩項凶事觸發點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請試轉述出來!」

路人甲:「首先是運地支為巳的流年,成了火金交戰的大敗局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」

路人甲:「另外,在未逢丙和丁為天干的流年前,此人會在事業上有一番美景,但到了丙和丁的流年,即會兵敗如山倒。而到了戊及己的流年,甚至有喪命之可能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」
*
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再看回這個八字,我有一個新的問題。」

李青揚:「請說!」

路人甲:「就是大運丙戌的那個天干丙,既然這個丙會和原局年干的辛合,請問這個丙會否失去對寅午戌合化的影響呢?」

李青揚:「問得好!是不會的,理由是原局月支是寅,所以丙辛只是合,而不是化,丙火仍是火。」

路人甲:「如果假設原局月令是金或水,則會使丙辛成功能化,而丙就不能對寅平戌的合化起到作用。」

李青揚:「對,月令是金又得,水又得。」

下一頁 :  用神隨大運轉     上一頁 : 大運與流年

返   回 : 八字命理 --- 心得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