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.
Home

命理速成點睛

 

  

李青揚:「很多人有興趣學習八字命理,瀏覽了不少 網上資訊、甚至上堂跟師傅,但都不得要領!」

路人甲:「為何呢?」

李青揚:「因為他們連自己的八字,也未能透徹了解 !」

路人甲:「學八字,第一個排出的八字,一定是他本人的命盤,連自己的八字也掌握不到,往往因此洩氣。

李青揚:「初學者固之然,但很多人習八字多年,也參不透自己的八字!遑論知悉自身的吉凶禍福!」

路人甲:「用神究竟是木、火、土、金 或 水?往往人人殊,莫衷一是。」

李青揚:「綜合來說,看不透自身八字的困惑,無論初學者或多年老手,也有機會發生。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為甚麼那麼多人看不透自己的八字呢?」

李青揚:「書本上的理論,全是談『常態』為主;但實務上,很多八字是『常態』以外,另有一些『竅妙』;而這些『』,是書本少觸及,就是有提到,篇幅也不會長。」

路人甲:「他們可以正式上堂,跟老師學習!」

李青揚:「這非完美方法,因老師講課也先授『常態』為主,而不會放太多時間在『』。而『』的理論,會在那些高級深造班才詳說。」

路人甲:「但要上到這些高級深造班,往往跟同一位老師數年才成!」

李青揚:「香港人生活節奏緊迫,抽數年時間跟同一位老師,並非每個人能夠付出。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可否直接找有功力的命理師,要求學理上的分析,和對其『』闡釋呢?」

李青揚:「一般命理師很抗拒這樣做,有些直言拒見;就算肯接見,也可能大幅加價!」

路人甲:「為甚麼?」

李青揚:「第一,這關乎命理師本人的功力修為,做得職業命理師,並不代表一定有足夠功力!」

路人甲:「明白!若自身功力不足,而來者有命理知識,甚至多年功力,這位命理師豈非『自取甚辱』?!」

李青揚:「第二,很多命理師認為這些有命理知識的問命者,仍心存敵意,或『踢盤』而來!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李青揚:「所以,本人為這批早已有命理知識的人士,準備一個名為『命理速成點睛』的計劃。」

路人甲:「知識要有多深入?」

李青揚:「不拘! 因是單對單,個別輔導,可應來人的程度而調較。無論是初學,或 報讀過其他大師的八字班,亦可。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計劃有何目的?」

李青揚:「藉解透參予者的八字,以參予的過去往事作引證,突破參予學習八字的樽頸。

路人甲:「若不明白,可否反問呢?」

李青揚:「當然啦!例如一個所謂喜木的八字,可以只喜天干木,地支木反成禍。」

路人甲:「有這麼古怪的八字嗎?」

李青揚:「當然有!同是木,歲運遇甲木,效果可以不同乙木。」

路人甲:「八字學真是博大淵深!」

李青揚:「故此真正學整套八字,沒有數年時間是沒有可能。」

路人甲:「但你構思是針對參予者的八字,解構其『』而去闡釋!」

李青揚:「故此明明外面要數年時間才能學到的,也可使參者即刻知曉!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請澄清,究竟是先由你說出參予者的過去,你再解述八字理論。 或是參予者先說其過去,你再談八字理論?」

李青揚:「前者 ! 

路人甲:「對! 理論可以分門派,但過去的往事,卻是客觀事實。只有能通過引證的理論,才是正確理論。」

李青揚:「坊間很多八字班,課堂雖有命例解講,但命例過由導師舉出。」 

路人甲:「天曉得,究竟這些八字班導師,是否不過是馬後砲地套命 ?!」

李青揚:「這些八字班導師,若逢學生舉出命例求解,往往 諸多推塘 ! 

路人甲:「縱然他們勉強即場解講,也不過虎敷衍,說一些模稜兩可的説話。

李青揚:「我看不起那些只懂馬後砲地套命的理論家。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當參者明白他的八字如何透出人生訊息,以後再發出類似訊息時,締造更好的規劃。」

李青揚:「君子問吉亦問凶,也會解釋其八字,如何透露過往失業、分手及大病的訊息。」

路人甲:「好得很!當將來八字透出這些不利的訊息時,參者預先留神,就能及早防範,減少損失。」

李青揚:「趨吉避凶,本就是八字學的原意。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若你不能正確說出的過去,又如何?」

李青揚:「前事不準,概不收費!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如參予者 正跟隨 或 曾跟隨其他八字大師學習,參予你的『命理速成點睛』,他們豈非很尷尬?!」

李青揚:「香港中學生,為了應付公開試,除了上課學習外,縱然不往補習社,也最少買些考試天書。 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會面時段有多久?」

李青揚:「約 2-3 小時。」 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你不怕來人功力比你深引致你尷尬嗎?」 

李青揚:「不懼 ! 

路人甲:「如來人是早己執業的命理師?」  

李青揚:「歡迎! 一名醫生,向另一名醫生求診,並不稀奇。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其他師傅一知來人有命理基礎,即會大幅加價!你會否如此?」

李青揚:「反其道而行! 本人正常會客論命收 $3,500;但來人若有八字知識,而參予『命理速成點睛』者,反只收 $2,800。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可否了解多些你八字的手法套路?」 

李青揚:「本人 10年前曾有拙作,可供免費閱,請見版面 2010年出版之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 之 夏日寒風2009年出版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 之 Let's back to basic 。」

路人甲 : 「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 ? 是否還有 『第 1 本必看的八字書 』 ?」

李青揚 : 「本人並無撰過 『第 1 本必看的八字書 』。」

路人甲 :「既沒有,為何你取書名為 『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』

李青揚 :「因為我盼讀者早有一定根基,己有基本八字認知,非白紙一張。甚至讀者是職業命理師,也能從拙作中有得着。」

 

************  

路人甲:「可否知多些你的背境呢?」

李青揚:「請見版面 : http://www.4-pillar.com/node/84。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會面的形式如何?」

李青揚:「單對單面會,因應來人的水平,個別輔導,務求來人能透徹了解所提問八字的脈絡。」

路人甲:「既是單對單形式,個別輔導,會面時間豈非可靈活彈性,切合來人的狀況?」

 

************  

路人甲:「如何聯絡閣下 ?」

李青揚:「本人電話號碼為 9441-9818, whatsapp 亦可。」

路人甲:「會面地址 ?」

李青揚:「九龍旺角花園街 2號好景商業中心 23樓 2310室。」

路人甲:「會面時間?」

李青揚:「彈性安排。上午、下午、晚上,亦可。」

 

=== 全文完 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