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.
Home

傷官見官的女命

李青揚著《第二本必看的八字書 - 夏日寒風》

作         者   : 香港 李青揚  (即本人,小網 網主)

主  打 內 文 : 1. 如何批 同年同月同日同時 生的八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. 從八字看同性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. 用神的   層意義  (可先閱整篇 100% 內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4. 蘇民峰的寒熱命論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5.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夏日寒風)

售          價 :  HK$ 88

 

特 約 香 港   銷 售 地 點 www.鼎大公司.com

 

1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: http://www.tingtai.iyp.hk/

2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為一間 專門術數書店,術數書全港最齊除了拙作外,鼎大 亦有售大量其他名家的大作。

3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 香港每位術數愛好者 要必到的書店。

4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更棒的是,有 

5.   本人另有拙作, 《 Let's back to basic 》; 詳情請見 :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Let's back to basic)   。 

 

臺 灣 銷 售 地 點 :     www.源書店.com       

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強調多次,如你只對八字命理有興趣,而沒有初步及穩健的概念,請先移玉步到版面 命運術數為何物。」

李青揚:「你怎看傷官見官的女命!」

路人甲:「當然不好!」

李青揚:「怎樣不好?」

路人甲:「正官明現 ,自然有姻緣的機會 ;但同時出現的傷官 ,卻會使姻緣失敗收場 。這份多離多合,本身就是一份悲劇。」

李青揚:「你的理論運用得很好。」

路人甲:「如只見傷官,不見正官七殺;反為連戀愛的機會也不多 ,連失戀機會也較少。」

李青揚:「你有否想過一條傷官見官的女命,亦可婚姻美滿,兼婚後丈夫事業蒸蒸日上?」

路人甲:「可能嗎?」

李青揚:「我恰巧手頭上有這樣的一個命例。」

************

時日月年(女命)

甲丙己癸

午辰未丑

 

路人甲:「這八字是身強或弱?」

李青揚:「當然是弱!」

路人甲:「那豈不是要用木火?」

李青揚:「錯!是用金水!」

路人甲:「為何身弱仍要用財(金)官(水)?」

李青揚:「有兩大原因。」

路人甲:「請說。」

李青揚:「第一是調候的問題,因為原命生於夏天,要金水來調候。」

路人甲:「明白。」

李青揚:「第二,身強/身弱只不過籠統的說法,請你解釋,這八字為何身弱。」

路人甲:「因為原局土性重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但原局的金水重嗎?」

路人甲:「一點也不重。」

李青揚:「這就是了!原局丙火日元之所以弱,只不過是相對食傷的土而言,但相對於金和水,日元丙火絕對是強。」

路人甲:「所以歲運遇金,金能洩土 ,故減弱了土的能量,相對下就拉近了日元和食傷之間能量的差距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就算加重了金的能量,也不用害怕丙火日元會負荷不來,因為原局的金水弱。」

路人甲:「你以財來洩食傷,來平衡原局食傷太重的說法,沒有書本明確提出過呀!」

李青揚:「不!古書都有提過,不過寫得太隱晦而矣。」

路人甲:「但用這方法的先決條件,是否要原局的財星不能太強。」

李青揚:「當然!」

路人甲:「依你的說法,若一個八字,因為財星強而致身弱,反為行官殺運來洩財星,反為是不壞。」

李青揚:「對!但先決條件是原官的官殺不能強。此外若是身弱用印,而印星不夠力,被原局過重的財星威脅,官殺運反會飛煌騰達。」

路人甲:「明白!」

李青揚:「又看原局的丙火日元,側有偏印甲木,時支是午火;日元元氣絕不弱,可惜是原局的土太多。」

路人甲:「所以要中和局中的失衡,是不必要行木和火來推旺日元丙火,只消行金和水來洩土的能量就行。」

李青揚:「就是這道理,再加上一個原則『調候』。」

*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若以原局層面,是一個婚姻會很差的組合。」

路人甲:「是否因原局代表官星的癸水弱呢?」

李青揚:「不是這樣簡單看的。」

路人甲:「要怎去看?」

李青揚:「要看官星和食傷的位置,若兩者分隔,就問題不大。」

路人甲:「但這八字,代表傷官的己土,卻貼近代表正官的癸水。」

李青揚:「對。」

路人甲:「幸好,癸水坐丑,丑藏金水,源源生癸水。」

李青揚:「別忘記,年支丑的側是月支未,因丑未沖,土越沖越旺,越沖散丑中的金水。」

路人甲:「那麼代表官星的癸水豈非要面對很惡劣的環境 ?」

李青揚:「對啊!」

路人甲:「這是否算是『尅夫命』?」

李青揚:「這八字命主反為會嫁到好質素的丈夫。」

路人甲:「為何?」

李青揚:「因為原局是金水作為喜用神;而水又明現,故此命主會嫁到好質素的丈夫。但又相反,如為忌,又不明現,亦會嫁到好質素的丈夫。」

路人甲:「你又說得令我胡塗了,你又說命主的姻緣不好,又說她會嫁個好丈夫,你說得很矛盾!」

李青揚:「我沒有矛盾!」

路人甲:「請解釋!」

李青揚:「就因為傷官見官這會構成聚散不定,但因官星是用神,對象的質素會好。」

路人甲:「都是不太明白。」

李青揚:「以最通俗的說法,一個女人就算嫁到名好條件的丈夫,並不保證婚姻能到白頭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我們可否形容這條女命,有好的對象,但不好的關係。」

李青揚:「亦對又不對!」

路人甲:「何有此說?」

李青揚:「依學理你說法正確,但你忽略了一個極重要的層面。」

路人甲:「請指教。」

李青揚:「原局四柱的訊息,只不過說命主會有這類事的發生垂像,但要判斷何時發生,就要靠大運流年。」

路人甲:「明白。」

李青揚:「原局的官星癸水,雖然岌岌可危,但請留意,命主一出生,就即行西北方的金水大運。」

路人甲:「妙啊!即是說,大運一路都扶持那粒癸水官星。」

李青揚:「正確!」

路人甲:「所以,原局官星癸水不用怕傷官的煩擾。」

李青揚:「故此,命主與丈夫的感情很不錯。」

路人甲:「因大運是扶持官星,是否亦可引作命主丈夫的經濟環境是越來越好!」

李青揚:「正確!」

路人甲:「那麼這條女命,即是俗人口中的『旺夫命』?」

李青揚:「正確!」

路人甲:「你舉出這條女命,是否想說明,一條本來是『尅夫』的女命,但考慮了大運後,會轉為『旺夫』。」

李青揚:「正確!所以有說法:『命好不如運好』!」

路人甲:「但大運會隨着時間轉移。」

李青揚:「正確!」

路人甲:「這條女命在70歲後,行完金水大運。到時豈不是很糟!」

李青揚:「一個女人到70歲後死老公,是正常,絕非悲慘;生老病死是必經過程。」

路人甲:「明白。」

李青揚:「一個女人,到70歲才喪夫,絕不能說是『尅夫』或『姻緣不好』!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這條女命的學歷是否很高?」

李青揚:「何出此言?」

路人甲:「因你剛才說,這八字是要用『金』,而她由童年開始,即行『金』的大運;在求學時期,既然行到適合的大運,學歷應該很好。」

李青揚:「她行『金』運,是有利生活、健康、姻緣;但是不利求學。」

路人甲:「那麼奇怪?」

李青揚:「別忘記這八字是『身弱』,要用時干的甲木來生身。」

路人甲:「同意!」

李青揚:「原局的時干甲木有無力?」

路人甲:「當然是偏弱。」

李青揚:「那就是了!這粒本是偏弱的甲,大運逢『金』,就自然更弱。」

路人甲:「明白。」

李青揚:「在這八字中,甲是正印。」

路人甲:「知道!」

李青揚:「正印主名譽、蔭護,亦可引伸為學歷。」

路人甲:「甲木逢弱,自然學習不會好。」

李青揚:「所以,命主學歷是不高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若原局無甲木,又如何呢?」

李青揚:「那麼命主學歷反會高。」

路人甲:「為何?」

李青揚:「因既是無木,則反為無木可受傷;邏輯上,一件物件既是不存在,又何能受傷呢?」

路人甲:「不存在就不會受傷?!這概念很新鮮呀!」

李青揚:「正是!」

*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這道理等同一條無官殺的女命,反為較不易離婚,同出一轍。」

 

下一頁 : 命無正官/七殺的女命      上一頁 : 星宮同動 ?星動宮不動 ?星不動宮動 ?

返   回 : 八字命理 --- 心得分享